网上炸金花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七台河矿工报 > 三版

故乡的夏夜

日期:2020-06-30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李 智

  每当华灯初上的时候,总爱想起故乡夏天的夜晚。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才十多岁。记得当暮色降临的时候,小村上空的炊烟一点点地淡了下来。夕霞不断地变幻着颜色,天空变得幽蓝。月牙儿早早地爬上了树梢,星星在天上不停地眨着眼。这时,家家开始吃晚饭了。
  夏天天气热,晚上院子里温度相对低些,人们都喜欢把院子扫净,泼上清水,在海棠树下放上饭桌,小园里拔几棵香菜,架下摘几根黄瓜,垅上揪几个辣椒,拌个凉菜。小白菜大葱,大酱一盘,齐了。在桌旁点上一堆火,用新割下的青草压上,这样白色的烟雾便升腾起来。那烟味有点呛人,但那种野草的香味也很好闻,点烟火的目的是为了驱蚊虫。
  一切做得了,一家人围在桌前吃晚饭,或席地而坐,或坐上个小板凳,或坐个土坯头子,开始吃饭。
  家家这样,烟雾笼罩全村。大人们相互隔墙打着招呼,东邻递过一盘酱小鱼,西邻送过来一盘炖豆角,咱回东邻几根嫩黄瓜,回西邻一盘辣椒酱,好不热闹,好不亲切。
  大人们边吃饭边聊着一天的苦累过往,而孩子们吃饭时不许说话,只能安心吃饭,偶尔停下来看看天上的星星,再听听大人们的谈话。
  当时,大人们也很少喝酒。因为,当时的条件不允许。记得当时爸爸常脱掉上衣,沾一下大酱,咬一口黄瓜,大口大口地喝粥。汗珠从父亲的头上流到脊背,又从脊背滴落到地上。村里的烟很浓,可由于小村临近水边沼泽,蚊子很多,浓浓的烟雾中,还是有那么多坚强执着的蚊子不走,常常一顿饭下来,肩头脊背上会被咬起许多包。痒痒的,甚至会痒一夜。
  现在,早住进了讲究的楼房,很多人用上了空调。日子一天过得比一天好。吃的用的也早就“鸟枪换炮”,可总追忆从前的日子。也曾去楼下草坪边露天烧烤,可为什么,为什么我就吃不回当年的味道?
  很苦很穷的日子,为什么里边藏着那么多,那么多的幸福与美好?